1. 聚支点首页
  2. 热点资讯

吴晓波对2020年的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吴晓波对2020年的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即将到来的2020年,有可能发生哪些商业上的趋势和变革呢?
预见2020的八大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01

待浪再起,韧性考验

2020年,在中国现代化史上会是一个挺重要的年份,因为两个数据。

第一,2020年是全面小康年。2013年,中国13.9亿人口中,处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还有9000万。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每年以1200万—1400万的速度不断脱贫。

 

2013年的9000万贫困线以下人口在2020年会全部脱贫,为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是给明年一点掌声?摆脱贫困对这个国家来说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第二,我们的人均GDP将超过1万美元。上半场讲到1978年的中国人均GDP是156美元,到今天我们超过1万美元。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时候,会出现怎样的景象呢?我们发现所有国家都会面临三大共同课题。

 

吴晓波对2020年的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1. 产业转型。正如我们在东莞厚街看到的景象,五六年前5万人的工厂到今天剩下2000人,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必须要加速离开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制造业面临一种脱胎换骨式的升级。

2. 出现新的消费人群。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拥有汽车和房子,一个男生的衣柜里已经有12件衬衫,你怎么把第13件衬衫塞到他的衣柜里呢?新的审美、新的消费趣味、新的消费领域和品类如何全新出现?

3. 当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时候,财富加速理论就会像魔鬼一样生效。当一个国家的资本投资回报率超过经济增长率的时候,财富会加速向少数人群集中。怎么能够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实现社会公平?

 

2020年包括未来的几年,中国会不会被这三个事情困扰?未来我们每天要讨论的是不是就是这三个问题:产业转型、消费升级、社会公平?

如果我们回望40年前的美国,会发现那时的美国处在滞胀之中。1980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超过10%,经济增长率-0.2%。如果大家对今天的中国不太满意,你去看1980年的美国,他们同样面临产业转型、消费升级、社会公平的问题。

 

当时有一位美国未来学家写了一本书——《第三次浪潮》。他说美国今天所面临的问题,没有办法用工业革命的方式来解决。

他说人类的文明进步大概分为三次,第一个浪潮是农耕文明时期,非常漫长,超过三千年;第二个时期是18世纪末,在英国等西方国家出现的工业革命时期,经历了200多年。

在过去200多年里,人类文明通过工业革命、机器革命的方式完成了进步,但是到了1980年,这些国家的工业革命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往前推进,会陷入到一种经济滞胀的状况下。

 

怎么办?他认为将会发生第三次浪潮。他说我们很多人的家庭和办公桌上有一台电脑,它不叫电脑,叫新文明的形态,他把这个电脑定义成“文明”。

当他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互联网大规模进入这个世界还需要漫长的13—15年,但是他看到了第三次浪潮的出现。

所以,美国怎么走出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的那次经济滞胀呢?不是通过依循于工业革命所完成的技术、逻辑、规律,而是期待一个新的文明形态的出现,那个文明形态叫做“信息革命”,或者叫做“互联网时代”。

 

朋友们,当中国在2019年的今天也面临当年美国所面临的困难时,我们跟它刚刚相差了一个时代。

中国是工业革命最后的获益者,当美国人、法国人、英国人、德国人需要把他们的纺织工厂、家电工厂、汽车工厂迁移到一个劳动力成本更低、土地成本更低、税收更优惠的国家的时候,1978年12月在北京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国开始打开国门,1979年开始有了四大特区,我们赶上了工业革命的末班车,同时我们非常有幸地赶上了互联网革命的头班车——过去20年中国是被互联网改变最为彻底的国家。

 

问题是,今天,当中国吃掉了工业革命的所有红利,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当中国成为全球互联网最令人激动的实验场的时候,发现奇迹也面临着结束

我们怎么办呢?我们必须期待一个新的浪潮到来。其实今天的全球商业世界并没有对即将到来的那个第四次浪潮有一个清晰的定义,它叫什么名字呢?不知道。

我们只能在年终秀上暂且给它定义一个名字,叫做“科技智造时代”。它有物联网、互联网、新材料、能源革命、医学革命、新金融、人工智能、智能汽车、航天航空等等领域,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内,将发生刚刚过去的二十年里互联网改造世界那样的变化。

 

我们的产业,我们的消费,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我甚至怀疑十年后在座的各位朋友,身边可能没有一个爱人,但会有一个机器人。这就是第四次浪潮。(观众鼓掌欢呼)这件事情没什么好高兴的,我们还是有个爱人好。

这就是即将到来的科技智造时代可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变化,它改变的并不仅仅是这些。

二十年前,我们把互联网叫做“虚拟经济”,今天说不对,它不是虚拟经济,第一把报纸干没了,第二把商场干空了,接着要干掉银行,干掉所有的零售店,干掉所有的服务,干掉所有的旅行社,它不是虚拟经济,它有巨大的渗透力。

 

所以即将到来的技术和变革会改造农业,改造工业,改造服务业,包括金融业,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是革命者和被革命者。

因为中国是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所以第四次浪潮所可能发生的硬件革命和应用性革命在中国,未来二十年我们仍然是最大的应用市场。

你们相不相信这件事情?当你们和我一样相信这件事情的时候,中国的商业世界就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

 

所以,在全球产业由第三次浪潮向第四次浪潮过渡,产生空窗期的时候,发生的景象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各国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抬头;第二件事是各国争相加快自己印钞机的印钞速度。

这两件事情我们已经看了三年,未来两三年我们还会继续看到。

这就是全球空窗期一定会发生的景象,但是对我们中国,对我们每一个产业者来讲,可能是一个巨大的迭代机会。

 

我特别喜欢任正非今年年初在北京讲的一句话,他说:2019年的冬天不是靠熬能够过去的。

 

吴晓波对2020年的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春天会不会来?一定会来。但是即将到来的春天不是2019年的春天,也不是1992年的春天,也不是1978年的春天,它是一个前所未见的春天。我们没有办法用过去的春夏秋冬的煎熬的办法、等待的办法、既有的规律去期待下一次春天的到来。

所以,2019年的冬天靠熬是熬不过去,必须要靠创新。很可能这一轮春夏秋冬的交替中有很多的人要离场,没有关系,会有无数的新的品牌、新的创新、新的模式诞生,我们期待这些诞生一一出现。

 

去年年终秀我们请过一些经济学者对2019年的经济做一个信心预测,不久前我们又拜托他们对2020年做一个信心预测。我看了这些数据,觉得还是有挺大变化。

宏观经济层面。去年60%的经济学者对经济是悲观的,今年这个人数已经减少到了34%。而认为经济会持平发展的人由30%增加到了54%,也就是说这批经济学者普遍认为2020年的经济会比2019年稍稍好一点。

 

再来看A股。去年这个时候,认为A股会上行的占33%,持平的占33%,下行的占20%。关于2020年,认为A股会上行的占58.7%,认为持平的占到33.3%,加在一起超过90%。明年的A股市场大概率是值得期待的。

吴晓波对2020年的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贸易摩擦。去年此刻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会激烈对抗的占到33%,认为会达成协议的只有3.3%,认为对抗会趋缓的占50%。2020年,58.7%的人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对抗会趋缓,认为仍然会激烈对抗的学者从33.3%减少到了8.7%,28.2%的人认为会达成协议。

我们还对另外两个数据进行了询问,一是关于楼市,二是关于人民币汇率。关于这两个数据,学者们的观点其实挺对立的。认为楼市在2020年会持平的占59%,37%的人认为会趋冷。2020年的楼市政策的波动,限购限贷的放松或新政策的出台,是中国宏观经济基本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不确定因素。

 

关于汇率,更加诡异,是一个平均的大饼。30%的人认为会升值,30%的人认为会贬值,30%的人认为会持平。

汇率的数据比楼市更加叵测。这两个数据我们要更认真地观察,明年的此刻我们来看这数十位经济学者的预测准确度到底有多少。

 

02
国货运动,方兴未艾

2010年代这一轮的新国货运动,并不是第一次,在中国现代化史上,已经发生过两次。第一次在什么时候?是1904年-1937年。

 

吴晓波对2020年的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1904年,美国圣路易斯举办了一届世博会,当时清政府派了一个代表团,由贝子溥伦带队参加,他们圈了一块50平方米的地方,搞了一个中国村展示中国的商品。

1904年他们带的是茶叶、丝绸、陶瓷。但是走出那个“中国村”,你看到其他国家带来的东西,是什么呢?是西门子的电报机、奔驰的汽车、可口可乐。

在参加完世界博览会以后,清政府在天安门外某幢楼里开办了劝业场,希望能推动国货,推动老百姓从事商业活动。1904年是中国文化史和商业史上重要的转折性的一年,直至抗战爆发前的1937年,是中国的第一次国货运动。

 

第二次国货运动发生在1984年,中国开始搞城市体制改革,出现了一系列生产消费品的公司。有人问邓小平什么叫改革开放,小平同志说:“改革开放很简单,就是三件事,让老百姓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

1984年以后,吃好的,饮料、食品、保健品;用好的,冰箱、空调、洗衣机,以轻工业为主的中国产品开始不断地出现,出现了品牌战、价格战、规模战、市场战。

 

这一轮运动一直持续到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结束,中国商品开始以另外一种面目,叫做Made in China,向全球输出制造能力。第二次国货运动是以亚洲金融危机和加入WTO为节点终结的。第二次国货运动的结束意味着Made in China黄金十年的开始。

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是第三次国货运动,它和第二次国货运动的最大区别就是审美。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时,新中产会成为这个国家消费的主力,而这部分消费主力的本土文化意识会大规模地崛起。

 

今天,很多80后、90后年轻人买回家的是什么东西呢?是跟我们文化相关的东西。今天中国所有的消费者中最“崇洋媚外”的是60后和70后,最爱国的是90后和00后。

60后、70后之所以崇洋媚外,是因为当时中国是一个追赶型的国家,那个年代的孩子们体会过饥饿、贫穷,并有着深刻的落后感。

 

今天的中国,有300万汉服爱好者,他们的平均年龄在18-24岁。如果是手绣的汉服,价格在8000—20000元。在座的60后、70后还记得吗?当年我们工作以后拿到工资,第一件事情是跑到商场,给自己买一件西装,表示我是一个成年人,一个现代人。今天一个姑娘拿着工资买一件汉服,表示我是一个中国人。

知远刚才讲到要重新回到传统。传是传承,统是道统。这一轮消费者开始为传统买单了,小到服装家居,大到建发房产,都越来越多地从中国传统文化审美中汲取灵感,比如图中这种传统三进门基础上的创新,打造出“新中式匠造”的理念。

 

吴晓波对2020年的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人类文明史上所有的文化传统有两个承载,一个是思想,一个是物质,思想承载在文字里,物质可能是一艘船、一间房子、一个帝王的坟墓,我们通过这些物质来了解当年人们的传统是什么,文化是什么。

一个有意思的数据对比,1996年中国票房十大电影中,有九部都是国外大片,只有第八名《孔繁森》是一部中国电影,能进前十估计还是各单位大规模组织观影。而在2019年票房十大电影中,国产片占了八部——中国的消费者愿意为中国电影买单了。

 

我们再举个例子,故宫。七八年前,故宫是什么?它就是600年前皇帝待的古迹,我们买张门票进去逛一圈就出来了,它跟我们没有关系。但是今天我算了一下,我们身旁的产品,从鞋子到冷饮,到一个胸针、一个书签、一本书,到一个毯子、一个沙发,都可以跟故宫有关。

2019年故宫相关的产品产值大概在200亿左右。我们今天把故宫的产品穿在身上,但为什么这不在十几二十年前发生?因为今天,当我们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会想起它是我们自己的。文化是血液里的事情,我们血液中的文化基因在此刻被唤醒了。

 

小米有品是今天中国非常优秀的精选平台,也是新国货品牌的孵化器,上面有超过6000个商品,很大部分是80后、90后、00后喜欢的新奇产品。

这些品牌几乎全都诞生在2015年以后,即便是一家成立几十年的公司,它的新产品或新设立的子品牌也都诞生在2015年后。我们今天看到它们,很多朋友还觉得陌生。我跟大家保证,过五年,过十年,你会发现它们就是中国的耐克、西门子、百事,这就是中国新品牌的诞生。

 

这些新品牌不仅诞生在内需市场。全球最大的电商之一亚马逊,有一个全球开店业务,能把中国的产品卖向世界,有很大一部分是旁边这些品牌。我列举出来,这是一些亚马逊上卖得最好的中国品牌。

大家认识吗?都不认识。但是很多海外的消费者可认识它们了。这都是中国的产品。它们不再是ODM、OEM,我们自己做品牌。

 

吴晓波对2020年的预测之:韧性考验+国货运动

 

我们一方面在小米有品、在故宫、在消费市场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国货,中国人愿意买中国产品。同时我们在全球市场看到,这些中国公司开始建立自己的品牌,这是中国人的品牌,中国人的商品,它不再藏在领子里,不再藏在其他地方,明明白白地印在外面,这就是Made in China的2.0。

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中国的制造业有没有机会?有机会。

 

在年终秀外场2000平方米的集市里,大家可以看到那么多新国货。我们希望在明年8月份的时候把它们带到东京去做一个空间,叫“中国人的家——2020”,能够让全世界的消费者和媒体知道,中国人今天喜欢什么样的商品,我们对一把好的凳子、椅子是什么样的认知。

我们评选出了“2019新中产喜爱的50个新国货”,希望通过自己小小的能力,在新国货运动的发展和推动中起到一点小小的作用。

仅供学习交流,资源若失效请加微 jmceo666索取。发布者:Kirs,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51juzd.com/2306.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