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抖音里追剧,一个新的赚钱方向(四)

 

快手、抖音里追剧,一个新的赚钱方向(四),“我在抖音花3块钱看了一场微电影”

 

目前,短剧背后的制作方主要有几类。短视频平台上的创作者有以孵化红人为主的MCN机构、网红、做网剧或短剧的工作室,还有一些个人创作者。短视频平台上的短剧崛起,从侧面说明了短视频平台降低了全民参与影视剧创作的门槛,很多头部账号,早期都是用手机完成创作。

对个人账号来说,可以出于个人的创作兴趣参与。而对大多数专注短剧创作的机构,尤其对一些擅长孵化红人的MCN,变现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短剧目前探索的主要变现方法包括广告、直播带货、电商、知识付费、微电影等;视频网站上的制作方,变现方法还包括类似平台采购或分账。

短剧对前期涨粉能够很快见到成效,但变现仍然是大家面临的普遍问题。“MCN变现主要有两个模式,品牌广告和卖货。短剧与这两个方向,都保持了一定距离。

”张仪解释,品牌方投广告,其实更倾向于人格属性比较强的账号。火星视频CEO宋佳洋也认为,对一部分内容来说,因为粉丝更愿意去粉某个人,所以红人的变现能力比内容IP更强。

 

一部电影或电视剧的变现逻辑是,要么有广告商先行入驻,要么是平台最后买单。短剧IP比起明星演出、演戏、代言、直播卖货等变现渠道,要窄很多。

“把连续短剧放在短视频平台里没有问题,可以依靠短剧吸粉,再通过达人思路变现,但要想靠在短视频平台上依靠视频本身变现,我认为是个伪命题。”宋佳洋提到。

另一位短视频从业者认为,如果短剧创作是以搞笑或连续短剧为主,卖货不太合适,不过可以尝试直播打赏。御儿拍摄间隙也会开直播,分享美妆护肤产品。另外一些短视频创作者,还会把拍摄过程直播给粉丝,大大拉近了粉丝与创作者的距离。

 

黎明觉得,不能把短剧变现局限在短视频平台。它未来的发展空间有可能是网剧或网络大电影。有创作者已经验证了这种较理想的商业模式。

抖音平台上有一个名为“爆笑三江锅”的创作团队,主打农村人生活,有1315万粉丝。三江锅除了做短视频外,他把微电影也做成了商品。

“三江锅”第二部微电影以3块钱一份,卖出了21万份,这一部分的营收有60多万。不过,这只是针对极少数头部创作者而言的成功,这种模式需要有极强的粉丝基础。

 

爆笑三江锅作品剧照

 

而对于连续短剧来说,影视剧的变现方式也不全部适用。贴片、植入广告一直是影视剧重要的营收方式,但影视剧的片头广告和中间插播广告不适合短剧。

短剧本身时长不长,剧情连贯,节奏也快,用户很难接受广告插入占据时间。

去年被寄予厚望的分账剧,虽然数量在快速增长,据了解,真正挣到钱的却凤毛麟角。网剧、网大尚且这样,短剧想在短期内走通分账模式,也很有难度。

 

总体而言,短剧和连续短剧在内容制作方面正在不断改进和提升,以满足用户审美疲劳之后对新类型内容的需求,但商业模式的探索上还处于早期阶段,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热闹的背后,制作者还是难掩自己的“变现焦虑”。对MCN和IP来说,只能先抓住涨粉的风口。

至于未来短视频创作者会不会进一步把短剧拉长,也有一定的想象空间。如果在短视频平台刷剧成为一种习惯,更多创作者也有可能加入10分钟甚至更长时间的短剧。

 

而那时,短视频平台与长视频平台的区别将会进一步缩小,二者的竞争也将集中于关键的一点:谁能帮助创作者带来更多的商业化空间。

0
分享到:

评论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